李礼辉:DCEP要取代传统货币体系,需满足4大条件

李礼辉:DCEP要取代传统货币体系,需满足4大条件

随着中国数位人民币(DCEP)逐步成形,相关的研究讨论也跟着水涨船高;为了进一步地厘清DCEP 与一般互联网货币的差异,前中国银行行长、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(NIFA)区块链研究工作组组长李礼辉,也在昨(5)日透过一场直播活动分享了他的看法。

李礼辉在这场标题为「数字货币:可能重构全球货币体系」的直播上指出,DCEP如果能够满足效率更高、成本更低、具有商业价值的经济规模、具备社会认可的可靠性和安全性等4项关键条件,或许能取代传统货币体系,甚至是超越新兴电子支付工具,成为新的主流货币。

动区先前报导,DCEP 已经进入了最后的开发阶段,即将在苏州、深圳等地进行小规模的试验计划;DCEP 的释出在即,谁也说不准日后中国央行(PBoC)会在何时扩大DCEP的应用范围,因此许多民众纷纷希望在正式上线前尽量补足基本的认知。

李礼辉表示,所谓的「数字货币」大致上可分为3 种,分别是法定数字货币、虚拟货币,以及可信赖机构发行的数字货币;值得一提的是,他认为假如虚拟货币能够突破规模化的瓶颈、解决价值波动难题,将很有机会成为大众化的交易和支付工具。

本章重点,我们将撷取李礼辉对法定数字货币的讨论,即所谓的央行数字货币(CBDC)。

CBDC

李礼辉说明,CBDC的定义普遍来说是以具有法定地位、具有国家主权背书、具有发行责任主体的数字货币所构成,基本应用到共识机制、分散式帐本等区块链技术;但是,目前碍于技术限制,CBDC尚未能达到大型零售级别的高并发需求(High Concurrency)。

因此,尽管许多国家早在2015、16 年就开始启动CBDC 的研发,至今也都还在对基本架构进行激烈的探讨,难以作出最终的决策;不过,我们还是可以从大部分专家学者的研究结果,去了解CBDC 的潜在优势、风险和问题,并对DCEP 进行粗略的解读。

李礼辉指出,CBDC 的优势大概有4 个关键:

  • 节省现金流通成本
  • 强化支付系统的公共属性
  • 为数字资产交易提供端对端的可靠的支付工具
  • 加强货币政策的传导机制

简单来说,CBDC 对于特别是偏远地带而言具有强大的优势,在降低现金流通成本的同时,也可以防堵假币这个乱源;另外,CBDC 不再需要商业银行作为媒介,在推动普惠金融的道路上也会显得更加顺利,民众可以轻松享受高安全、高流通的支付工具。

再来,CBDC可以引用底层区块链的智能合约及私钥技术,在遵循商业条款及相关法律框架下,实现可靠的数字资产交易;最后,特别是在这个受疫情影响导致经济可能陷入长期衰退的时期,CBDC也能有效实施负利率等特殊政策。

但是,有正面作用,就必然会有反面影响,李礼辉就列举了3 大可能的风险:

  • 削弱商业银行初始的信贷能力和盈利能力
  • 更加容易促发系统性的金融风险
  • 中央银行对货币市场的调控有更加直接的权力

这其实不难理解,CBDC 的发行将会让民众存款大量地从商业银行流入中央银行,迫使商业银行必须提高利率才能留住用户,所需成本也会相对地提高;同时,CBDC 只要满足一定条件,很容易地就能从存款帐户中取出,将进而引发挤兑风险。

第3 点乍看之下,或许能大幅度扩张央行的资产负债表,强化央行对市场调控能力的权限;但是,当金融危机、经济危机越发严重时,央行也必须扛着更多压力,向商业银行提供更多的流动性支持,央行只要稍有一点决策错误,恐怕就会引发更不堪的后果。

中国央行数字货币(DCEP)

然后,李礼辉根据央行官员的发言,提供了DCEP 几个基本的概念及反思。

双层运营投放体系,传承间接发行模式:

李礼辉针对「央行— 民众」和「央行— 商业银行— 民众」这两种发行模式进行了讨论。

他指出,传承现有这种透过商业银行的货币市场机制,有助于节省再造金融基础设施的成本、保持风险控管能力,以及维护市场稳定性;反观,由央行及民众组成的直接发行模式,虽然赋予央行调控货币市场的绝对权力,却也会变相限制商业银行的信贷能力。

  • 采用并行技术路线,坚持央行中心管理模式:

李礼辉提出,现有区块链技术无法应付大规模的零售需求,因此应该要采用所谓的「赛马机制」,让不同开发商进行技术上的竞争,由央行指派各机构采用不同的技术路线,试图透过技术竞争和市场选择,来实践CBDC 的系统优化。

他认为,就央行立场而言,他们应该会坚持中心化的管理模式,确保货币政策的传导、保证货币调控效率,并阻止金融机构超发;另外,央行对于智能合约,虽然始终保持一个谨慎的态度,但是他认为央行应该会支持有利于表现货币能力的技术应用。

  • 采用「帐户松耦合」方式,替代货币M0

李礼辉表示,微信支付、支付宝等电子支付工具所采用的是「帐户紧耦合」,意指需要绑定银行帐户才能进行价值转移,无法满足匿名支付的需求;因此,他建议CBDC可以采用「帐户松耦合+电子钱包」,脱离银行帐户体系,实现可控匿名支付。

他点出,微信支付、支付宝等突破传统支付模式的工具,早已占领了整个零售支付市场,银行卡也成为了这两大应用的帐户卡;有鉴于此,央行在判断了国内对M0、M1 、M2 不同货币的实际需求及数字化程度,目前仅将CBDC 限制于替代流通中货币(M0)。

最后,就是我们在最一开始提到的4大关键;李礼辉指出,理论上DCEP是可以脱离互联网、银行,进行价值的转移,但是最终能否取代传统货币、电子支付工具,还要端看DCEP能否达成效率更高、成本更低、具有商业价值的经济规模、具备社会认可的可靠性和安全性等要素。

发表评论